二维码
2021年03月05日 星期五

因为甘南,所以回忆

发布日期:2020-10-20 浏览次数:361

  甘南,在不是最美的季节到了那里,却让我体会了什么叫最美的回忆!

  拉卜楞寺

  拉卜楞寺很大,有很多学院,有很多僧舍,喇嘛身披红色的袍子把整条街道染满颜色,显眼却不突兀。

  转经长廊很长,远远看去像一个轮回,人们不停的转着,走着,没有尽头,却无怨无悔。

  站在晒佛台上远看拉卜楞寺,好像看不到尽头,只有金色的塔顶在眼前明晃晃的立着,远处山上放牧的人赶着牛羊,河边的老人反复重复一个动作组合---跪下,起来;再跪下,再起来......

  在寺前买了张票,然后由一个很帅的喇嘛带着我参观整个寺庙,从始至终,他都是一个很好的向导,讲解得很细致,也很认真解答我的问题。


  他说一个喇嘛要学15年才可以学成然后参加考试,那相当于我们的博士毕业,可是每年只能有两个人顺利毕业,一个在夏天,一个在冬天;

  他说他们每天早上六点就要开始念经,要学习;

  他指经堂里的念经的人说,他们最近每天都在做法式,因为玉树的地震,他们在超度那些人的亡灵;

  我们站在一个老人后面看着她一直一直不停的磕长头,他问我感觉怎么样,我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...

  他一点一点的讲解着寺庙里的活佛,壁画,收藏,故事,我傻傻的听着,也问些很无知的问题;

  我问他想不想家,他说他已经出来好久了,不想了;我问他想不想出去看看,走走,他说,他如果出去了会不知道自己每天要干嘛,而在这里,他会每天念经、学习;

  最后,我问他叫什么名字,他给我写下了藏文和汉文的名字----嘉央坚措,他的字非常漂亮,和他的人一样和帅气!

  我到夏河的那天是4月21日,全中国都在为地震而去世的人哀悼惋惜。在夏河的晚上,好像所有的人都来到了广场上,他们在为玉树捐款捐物,他们在为自己的手足兄弟祈祷祝福,他们和玉树的人们不分彼此,他们拥有同样的血肉,他们都是藏族人。那种感同身受不是身在远方的我们可以理解的,我在反思自己,在四川地震的时候,我是否也像他们一样悲痛,我是否也像他们一样即使捐了钱物依然伤心难过,我是否真的把灾区的人们都当成了我的兄弟姐妹,所以,当我看到藏族同胞的所作所为我很惭愧,我以为我的捐款会减轻他们的痛苦,其实真正能安慰人心的是另一个人发自内心的温暖问候,汉人的行善是为了安抚自己的内心,而他们安抚的是所有人的心!

  郎木寺

  郎木寺一边在四川,一边在甘肃。

  站在四川的一边望向远处,有蓝天白云,树林流水,满山的草还没有变绿已经美的让人陶醉了;

  我一个人走在峡谷中,越走越慌,害怕了,往回走,看到两个老阿妈,其中一个身后背着一个孩子,我问她们在干嘛,她们说,在转山,问我要不要一起,我说,好!

  我给了孩子一颗糖,他对我笑了,笑得那么干净,老阿妈也对我笑了,说谢谢!

  我跟着她们往山上走,山很陡,直上直下,在高原爬山真的很累很累,可是我还是努力跟上她们;

  爬过了山头,抬眼望去,一片美景,庆幸自己跟她们走对了;

  走累了,两个老人像孩子一样在草地上坐了下来,翻了个身趴在草地上,动作灵活自然,我却笨的要死,在城市里早就忘记了什么叫席地而坐;

  四个人,两个老人,一个孩子,还有我,就那样坐在草地上舒服的晒着太阳,在我的记忆中,有多久没有这么享受过阳光了,而我觉得来之不易的在她们这里却是每天都做的事情;

  走下山去,在寺庙前看了看,回到旅店,和大家聊天,游戏,放松的很;

  晚上和蓝精灵(因为他长得很可爱)聊天,聊起了达赖喇嘛,聊起了GCD,聊起了那年的314,我对这个民族的了解更深刻了;

  第二天,早上依然聊天,然后去喝酸奶,继续爬甘肃那边的山,依然很累很辛苦,可是在山顶的时候看到美景依然欣喜;

  下山之后,和那里的人继续聊天,游戏,玩一种藏族人的游戏,很有意思,那个餐厅老板说请我吃酸奶;

  晚上,酸奶没有吃,却喝了酒,老板说他不能喝酒,因为他在达赖喇嘛面前发过誓不喝酒的;

  晚上,他说爱上了我,我有些被吓到了,藏族人的直接,让我有些接受不了,他眼睛里的真诚让我不得不相信他的话,可是我真的很难接受;

  再晚些时候,另一个人对我说,爱上我了,要娶我,问我行不行,我真的要疯了,为什么他们就不能婉转点,他说,他们藏族人如果追一个女孩就一定要追到手,绝不会半途而废的,我想到了我们城市里还有多少人愿意这样去追一个女生?

  他和他都对我说:你留下来。可我说不出:好,我留下来!但是,我真的感动了,因为那句你留下来,因为他们直接的表白,因为他们说我很善良,因为他们眼睛里的真诚......

  早晨,我乘第一班车离开了郎木寺,坐在车上,我开始舍不得离开那里了!

  回北京的火车上,我后悔那么快就离开了甘南,我还没有好好感受那里的风景,还没有真正了解那里的人,就把自己又仍回了城市!

  现在,我变回了标准的城市人,仿佛在甘南做了一场梦,很美的梦!